乐清九晨电脑维修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511|回复: 0

90后代练死在电脑前 四天通宵打网游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8-29 21:5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8月25日,“90”后男孩小袁坐在床上,头歪向一侧,肩膀抵在床边椅子上,旁边还有半碗面条。小袁悄无声息去世时,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。去世前一周,他连续四天通宵打游戏,之后病倒了,但不愿意离开公司。他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网游代练公司,对于许多普通市民而言显得很神秘。

客厅看起来像小网吧

昨日,记者来到阜阳市经济开发区阳光绿苑小区,这家网游代练公司所在的房屋已被贴上封条。

“这家公司8月25号早上出了事情,一个小男孩在里面死了。”小区邻居说,这家公司很神秘,里面都是年轻人,吃住工作都在里面。这些年轻人白天黑夜打网游,平常很少出门。

民警告诉记者,这家网游代练公司老板姓李,雇了3名员工。“公司客厅里放了6台电脑,3名员工每天都在客厅里打网游升级,吃住都在屋里。”据介绍,客厅了摆了两排电脑桌,看起来就像小网吧。员工打完网游后,就自己做饭,随后到卧室睡觉。

昨日,记者找到了公司的3位员工和李老板。“他(小袁)是1991年生的,很年轻,在公司已经工作了两年,是我们公司的‘元老’。”从界首来的员工小龙说,“他的去世,让我们太意外了。”

他坐在床上突然离世

员工小锋说,他们吃住干活都在公司,三个人相互都很照顾。“当天上午8点多,煮好鸡蛋后,我就拿着鸡蛋送到他(小袁)房间里去,一开门就发现他坐在床上。”小锋说,他保持着睡醒刚坐起来的姿势,但头歪向床外沿,肩膀抵在床边椅子上,地上还有了一小滩血。床边留着半碗面条,还有一只大馍。

小袁一动不动,让小锋突然感到一阵心惊,他急忙跑出房间,告诉小龙“他是不是不行了?”

两个员工赶紧给李老板打了电话。李老板赶到后,进屋查看了几秒钟,就拨打110报了警。

每天要工作12小时

小龙说,今年7月1日,他被这家公司招聘了。来到公司后,他就看到小袁一直打着游戏。

“公司包吃住,每人每月300元生活费。小袁来得早,工资是1300元,我们新来的是1000元。”小龙说,由于小袁身体状况很差,平时生活由他和小锋帮助照顾。

“我们打游戏时,一天工作12个小时。”小龙说,他们3人负责打游戏,升级装备,由李老板把升级好的装备卖出去赚钱。

之前通宵四天打游戏

“我们了解到,8月24日下午4点多,李老板离开时,小袁还让李老板帮忙买一双鞋子。”办案民警说,通过调查未发现小袁有被强迫工作现象。小龙与小锋也都表示“自愿受雇于他(李老板)。”从房间勘验看,冰箱里有充足的食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,屋里有空调,生活条件还算不错。

那么,年轻的小袁怎么突然离世了呢?小龙说,小袁身体本来就有病,“他一只脚肿得厉害,不能挨地,一只手也僵硬了,听力也不行。”小袁平常还不怎么动弹身体,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打游戏。

大约在小袁去世前一周,李老板和小袁商量,让其换成夜班工作,小袁答应了。于是,接下来的日子,他就开始通宵打游戏,打完游戏后再睡觉。

夜班是每晚10点到早晨8点。夜班坚持了大约4天后,小龙发现,“他以前的病情加重了,一直躺在床上连门都不出,饭都是我给他端过去。”

警方排除他杀可能性

“他死前三四天,老板看他不舒服,就没有让他工作,让他回家看病,但他不回去。”小锋说。

小锋说,8月24日下午4点多,躺在床上的小袁说想吃面条,他就特意到小区门口一家饭店花5元钱买了一碗带回去。小袁吃了几口,就把碗放在了床边凳子上,然后一直盯着这些东西,久久不语。

“他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这个公司。”小锋说,这个问题,他一直没弄明白。

办案民警告诉记者,通过法医初步鉴定,排除了他杀可能性,应该是病死,或许也与长期面对电脑工作,身体得不到很好休息有关,但最终结论还需要做尸检才能确定。然而尸检,需要小袁的亲属同意。

去世前三天,他拒绝回家

民警联系到小袁的父亲时,得知他正带着小袁的弟弟在广州看病,暂时赶不回来。

昨日,记者联系上了网游代练公司李老板,他也是名“90后”。

记者:你怎么想起来做网游代练这行的?

李老板:之前自己就玩游戏,懂这个,当时也没事可做,而且这行投资又不大,就做了。

记者:有没有去工商局登记注册公司?

李老板:我去工商局问过,说不用登记注册。

记者:你什么时候发现小袁身体不舒服的?

李老板:大约是他死前三天,他说自己拉肚子,我就给他买了治拉肚子的药吃了。

记者:这几天,小袁可在上班?

李老板:没有上班,他一直躺在床上,我还给他结清了工资与分红,让他回家看病,等好了再回来,他不愿意回家。

记者:小袁生病前几天一直在上班吧?

李老板:是的,他才被调的夜班,每天晚上10点到早晨8点。

记者:小龙、小锋也上过夜班?

李老板:他们几个不定期要上夜班,白班是早8点到晚8点。虽然规定上班是12个小时,但管得并不严,有时他们早晨都睡到九、十点才起床。

记者:小袁生病这几天,有人照顾吗?

李老板:每天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到床前,他基本上都是在床上躺着。

“见不得光”的行当,却有人捧场

“注册代练网游公司?没听说过啊。”采访中,记者来到省工商局咨询相关问题时,一位工作人员答道。据介绍,工商部门确实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,所以网络游戏“代练公司”其实都是无照经营。劳动保障部门也表示,由于不签署正规用工协议,这些机构员工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。

用工全凭“一张嘴”

年轻的小袁在代练公司里去世后,他的同事小龙和小锋也离开了这家公司。“不需要什么辞职手续,这公司招聘我的时候就说过了。”小龙说,当时李老板只是口头告诉他们,来公司里上班,每天工作12个小时,就有1000元底薪,小龙等人没多想就来上班了,“相当于就是口头招聘我们,没有签任何用工协议。”

“公司简单,我们的工作也简单,就是负责打游戏。”小龙说,他们做的这款网络游戏代练,主要就是替其他玩家在线,帮助他们提升游戏角色级别,或者获取高级装备,从而换取相应钞票,这需要代练员工一直在线“玩”,只有这样才能从中获取利益。

“你应该知道,现在年轻人玩网络游戏特别狂热,也愿意付钱,代练公司就应运而生了。”家住合肥马鞍山路的陈进(化名)是一个“资深”的代练,他认为,网游代练其实是个“灰色职业”,只有利益,没有监管。

“注册代练网游公司?没听说过啊。”采访中,记者来到省工商局咨询相关问题时,一位工作人员答道。据介绍,工商部门确实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,所以网络游戏“代练公司”其实都是无照经营。劳动保障部门也表示,由于不签署正规用工协议,这些机构员工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。

监管仍是“无人区”

那么我省各部门对网游代练公司到底是什么态度?昨日,记者首先联系了省工商局,该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工商部门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,所以这些代练机构都是属于无照非法经营。记者随后咨询了省人社厅劳动监察部门,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由于类似的公司没有营业执照,也没有和员工签署正规用工协议,所以一旦出现雇佣纠纷,员工的权益就很难得到保证。

心理咨询师、长期从事青少年网瘾研究虞慎勇告诉记者,代练公司的发展确实超乎想象,“少数在校大学生或者青少年热衷从事网游代练,有很多原因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,这些人大多早期有迷恋网游的经历。”虞慎勇介绍,自身迷恋网游,同时觉得在游戏的时候可以赚钱,让一些青少年甘心“扎根”代练公司。“可是,这些公司运作一般都不规范,从业人员往往非常辛苦。”虞老师介绍,青少年在这些机构工作,一般都不会长久,对将来的职业规划也没有任何帮助。
1.jpg
“公司”客厅里放了6台电脑,小袁每天打网游升级都在客厅,吃住也都在这套房子里
2.jpg
这家代练网络游戏“公司”位于该小区内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